您当前的位置 : 首页 > 民生 正文
派遣工的春天(民生视线)
http://www.cnst.tv 更新时间:2013-02-22 10:06 来源:美丽中国 点击:

                 

《劳动合同法》修正案公布后,求职者对规范用工更有信心。图为近日在湖北麻城市举行的2013年春风行动系列招聘活动中,几名年轻人在一家企业的招聘台前咨询。

新华社记者程敏摄

2013年,是中国劳务派遣制度发展的关键一年。全国人大常委会通过《劳动合同法(修正案)》,规定劳务派遣只能在“临时性、辅助性、替代性”岗位实施,并对这“三性”做出详细描述。修正案同时提出,规范后的劳动派遣人员必须同工同酬。新修订的法律将于年中正式实施。上千万劳务派遣员工有望借政策春风,赢回属于自己的权益。

――编者

航空公司空乘――

盼着早点转正

本报记者白天亮

精致的妆容、漂亮的制服、每天在不同的城市间飞行――27岁的小徐从事的是不少人向往的职业――空乘。

“一说起‘空姐’,周围的人都觉得‘你真幸运,有这么一份好工作’。他们不知道,我这个空姐是劳务派遣工,跟那些直接与公司签合同的空姐不能比。”说起这件事,小徐神色黯然。

小徐是江苏人,大四时听到某大型航空集团招聘的消息,兴冲冲地去报名。“现场报名时才知道,的确是航空公司招人,但最后一律与一家指定的劳务派遣公司签劳动合同,再被派遣到航空公司工作。”当时小徐正急着找工作,当空姐,不管是正式工还是派遣工,吸引力都很大。初试、复试、体检,几个月后,她顺顺当当成为一名空姐。

工作后,小徐很快感受到正式工与派遣工之间的不同。首先是收入的差别。她所在公司的空乘月收入主要由两部分组成,基本工资和绩效工资,基本工资大致固定,绩效工资和飞行小时挂钩。“派遣工的基本工资比正式工低不少。”其次是福利方面的差别,比如企业年金、过年过节发放的福利,派遣工都少很多甚至没有。

有时候,小徐觉得可能是自己太紧张、太在乎工作中的身份了。在公司5年,她的收入稳步增长。2010年,数百名派遣身份的空乘集体反映了“同工不同酬”等问题,公司很重视,调高了绩效工资占月工资的比重。“现在,只要努力工作,收入差别已经不大了。”后来,公司又出台激励措施,空乘中的派遣工,在成为头等舱、商务舱的乘务员后,每年有一定比例可以通过考试、考核等方式转为正式工。小徐因为表现优秀,已经从经济舱升至头等舱工作,正在努力成为一名正式工。

每天往头等舱座位配发报纸,小徐第一时间知道了《劳动合同法》修正案关于劳动派遣的新规定,也阅读了一些媒体的解读文章。在她看来,现在航空公司空乘中的派遣工已占到一半以上,不论从服务时间、工作内容还是所占员工总数比例看,都不在“临时性、替代性、辅助性”的范畴之内。“希望法律正式实施后,我们能转正。”

同事们悄悄地议论过“转正”的事儿。不少人觉得实施起来很难,因为涉及的人太多了。还有人说,只要实现了同工同酬,和谁签合同差别不大。对此,小徐并不认同。“再过两三年我就30岁了。如果一直是派遣身份,我很担心,这份工作能做多久?万一亏损了要裁员,派遣工肯定首当其冲。”

银行信息录入员――

同工同酬最重要

本报记者欧阳洁

张黎舫在一家商业银行北京市分行的支行工作,每天穿着体面,按时出入银行大门。一般人看来他有一份不错的工作,而实际上,他只是这家银行的一位劳务派遣员工,由某银行服务外包公司派驻银行来工作。

2012年2月,张黎舫应聘进入这家银行服务外包公司,就直接被派到银行来工作,至今已整一年了。刚来时,他的工作是大堂引导,后来,工作逐渐由前台转到了后台,负责把客户信息和相关的贷款情况等分类并录入系统。“工作还是挺重要的,这些都是银行的重要信息,不能出差错。”张黎舫说。

像张黎舫这样的劳务派遣员工在银行不占少数。张黎舫说,当初做大堂引导时,几乎所有的工作人员都是劳务派遣员工。从事现在的工作后,劳务派遣相对较少,20人里面大约有两三个人,“可能因为现在的工作更重要了”。

在新岗位工作的张黎舫,每天的工作内容与正式员工相差无几,然而收入却相去甚远。张黎舫的工资大致由基本工资、银行保密费、补贴和出勤费组成,比正式员工少了一项绩效工资,而这部分收入,在整个工资中的比例不低。“我一年的工资大约2.5万到3万元,而与我们做完全一样工作的正式员工的工资大约为4万到5万元。如果任务完成的好,正式员工加上绩效工资,一年的收入大约7万左右。”此外,福利也相对少些。比如,每逢过年过节,一些小礼品倒是有,但是超市购物卡和邮费补贴就没有了。

正式员工和劳动派遣工间的种种不公平引发关注。前不久,全国人大常委会表决通过关于修改劳动合同法的决定,保障被派遣劳动者权益,限制使用派遣工的范围和比例,并强调要同工同酬。

对此,张黎舫最看重“同工同酬”:“银行里正式工和派遣员工的入职条件相差很多。您想,现在进银行工作的门槛多高啊!要进去都得是名牌大学毕业的大学生,甚至是硕士、博士。我们外包人员的招工标准就低不少了。”张黎舫觉得自己所处岗位的确是辅助性的,估计仍是派遣身份,今后只要能同工同酬,就满足了。

媒体职员――

别再分“三六九等”

本报记者左娅

李琛在一家电视台做记者,工作体面,收入也不错――只要自己不偷懒,月收入七八千没问题。赶上活儿多的月份,加上奖金、补助、加班费、绩效工资等等,挣一两万也是有的。

然而,工作单位的体面和待遇的优厚,都没能扫去企聘带给李琛的“极度没有归属感”。

李琛所在的电视台,大多数工作人员的劳动合同都是和劳务派遣公司签的,这部分人属于劳务派遣工,被称为“企聘”,另有一小部分是和电视台直接签约的台聘人员,他们属于正式在编员工,以工作了几十年的“老人儿”为主。

企聘和台聘有什么不一样?李琛说,传说中企聘人员的奖金比台聘人员低。但其实每个人的工资奖金并不公开,谁也不知道别人的收入和福利到底有多少。“我连自己的工资收入组成都不十分清楚。台里每个月都给工资单,但是每个月的项目都不一样,数额也不一样。不知道为什么,也没问过。”李琛说。

“但至少有一个差别是肯定存在的,就是户口。这个影响太大了。”李琛告诉记者,台聘能解决北京户口,企聘基本不解决户口。

“没有户口,目前孩子还是只能在老家高考,这就意味着至少从中学起就要回老家上学。爸妈年纪都大了,不仅不能接他们到自己身边照顾,还要把孩子甩给他们。”李琛说,“从这个角度上讲,不管干多久,我永远都是‘临时工’。”

另一个李琛可以肯定的差别,是晋升上的“玻璃天花板”。“日常工作时台聘企聘差别不大,但一到晋升,我们就有点‘二等公民’的感觉了。我倒不在乎升官,就是心里别扭,大家都是一样的人,干嘛非分个三六九等?要说和台聘人员的差别,我觉得其实心里感受差别最大。虽然企聘是大多数,但总觉得人家台聘才是主人。”李琛说。

最近,消灭“三六九等”终于有了希望。新通过的《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合同法(修正案)》规定,7月1日起,只有临时性、辅助性、替代性岗位可以使用劳务派遣工。在多数人看来,记者、摄像这类岗位在电视台,肯定不属于“辅助性”的范畴,何况一干好几年。

然而,对这个好消息,李琛却显得很冷淡。“对转正我压根儿不抱希望。电视台那么多劳务派遣工,哪能一下子都转正?”李琛说,“坦白讲,这些年电视台用工越来越正规了。十几年前刚入台的时候,我们记者多数都是项目制员工――在台里人事部门没有备案,三险一金统统没有,合同一年一签,随时会被炒鱿鱼……比起那时候,现在已经稳定了很多。要是台里能对台聘和企聘人员能一视同仁,解决户口,在晋升的时候让我们能和台聘人员公平竞争,我就很满足了。”

(文中李琛系化名)

延伸阅读

《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合同法(修正案)》经十一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第三十次会议通过,将于2013年7月1日起正式施行。

修正案将第六十三条修改为:“被派遣劳动者享有与用工单位的劳动者同工同酬的权利。”第六十六条修改为:“劳动合同用工是我国的企业基本用工形式。劳务派遣用工是补充形式,只能在临时性、辅助性或者替代性的工作岗位上实施。”“前款规定的临时性工作岗位是指存续时间不超过六个月的岗位;辅助性工作岗位是指为主营业务岗位提供服务的非主营业务岗位;替代性工作岗位是指用工单位的劳动者因脱产学习、休假等原因无法工作的一定期间内,可以由其他劳动者替代工作的岗位。”“用工单位应当严格控制劳务派遣用工数量,不得超过其用工总量的一定比例,具体比例由国务院劳动行政部门规定。”

来源:人民网